家族内部资产腾挪向日葵告别光伏转制药

原标题:家族内部资产腾挪向日葵告别光伏转制药

向日葵日前宣布,将剥离光伏资产,实控人吴建龙家族控制的企业承接两公司;行业遇冷曾被迫缩减产能

成立14年后,老牌光伏企业向日葵日前宣布,将剥离光伏业务,其置出的光伏资产与业务将由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吴建龙家族实际控制的企业向日葵投资承接,而其余光伏行业的子公司亦在清理中。

据介绍,向日葵为一家创立于2005年的老牌光伏企业。去年“5·31”新政后,向日葵亦受严重影响,陷入不得不缩减产能的困境。与此同时,向日葵还曾遭另一光伏企业振发集团拖欠货款。在剥离光伏资产同时,公司正聚焦医药制造业。

12月10日,记者通过邮件与电话联系向日葵,希望了解公司此次股权转让后是否还持有光伏资产,及未来是否将再次开展光伏业务,暂未获回复。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老牌光伏企业剥离光伏资产,实控人家族接盘两公司

12月3日,向日葵公告称,公司拟将全资子公司绍兴向日光电新能源研究有限公司(下称“向日光电”)100%股权及浙江向日葵聚辉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聚辉新能源”)100%股权以现金方式转让给绍兴向日葵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向日葵投资”),交易价格合计2.39亿元,其中向日光电全部股权交易价格为1元。

关于此次被向日葵转让的两家公司,其中向日光电成立于2009年,聚辉新能源成立于2018年7月,主营业务均为太阳能光伏发电站的开发、建设、销售等。值得注意的是,今年8月和9月,向日葵曾对聚辉新能源增资21800万元,并曾将光伏业务相关资产转让给向日光电。

向日光电与聚辉新能源目前业绩均不佳。今年前三季度,向日光电实现营收3113.97万元,亏损6909.66万元;聚辉新能源实现营收3.83亿元,亏损1787.74万元。

向日葵为一家始建于2005年的光伏企业,据官网介绍,公司主要从事太阳能电池及组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一家拥有多晶硅切片、太阳能电池片及组件制造、光伏电站投建等产业链完整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

向日葵就此次出售光伏资产表示,公司从事光伏行业多年,主要管理人员具有丰富的光伏电池行业经验;然而,随着近年来光伏政策的不断调整,加速了“平价上网”的实现,公司面临产品单价和毛利率持续下降的风险。为此,公司管理层密切关注行业动态及政策导向,审慎决定处置光伏相关业务,提升公司的盈利能力、改善资产质量。

据向日葵介绍,此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的负债规模、营业收入规模大幅度下降;此次交易有利于扭转上市公司亏损局面,上市公司的资产质量、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将得到恢复和提升。

向日葵表示,通过此次交易,上市公司将剥离光伏业务相关的资产,由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吴建龙的配偶胡爱及儿子吴灵珂实际控制的企业向日葵投资承接光伏业务及相关资产。

就公告披露的向日葵其他光伏资产清理情况,向日葵全资子公司绍兴向日葵光伏发电有限公司(下称“绍兴向日葵”)已于今年11月6日与绍兴中宏能源开发有限公司签署转让子公司浙江向日葵系统集成有限公司股权的转让协议,并于11月18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

展开全文

工商资料显示,上述浙江向日葵系统集成有限公司确已发生投资人变更,绍兴向日葵光伏发电有限公司已退出,目前其由绍兴中宏能源开发有限公司独资控股。

绍兴向日葵另一子公司浙江向日葵光伏设备有限公司,据公告称正在办理注销手续,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已于7月4日发布清算组备案信息。在这两家子公司剥离完毕后,绍兴向日葵将立即启动注销程序。

此外,向日葵另一全资子公司绍兴柯桥向日葵电力有限公司,据公告亦正在办理注销手续;向日葵已于今年10月退出了参股的另一家诸暨向日葵光伏发电有限公司。

行业遇冷光伏行业卖卖卖,向日葵被同行拖欠货款

向日葵此次剥离光伏业务,与去年行业遇冷不无关系。

在2018年年报中,向日葵曾表示,受国外双反政策、国内“5·31”补贴政策等诸多不利因素的影响,公司经营业绩出现大幅下滑。为确保公司的持续经营和健康发展,公司积极应对、主动调整了战略发展方向,一方面启动技术升级,主动淘汰闲置的光伏产能,优化产品结构;另一方面择机出售低效益的光伏电站资产及海外资产。公司通过实施战略调整,减员增效,减轻了公司负担,预计未来可持续经营能力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其实从去年开始,受“5·31”新政冲击,卖电站成为光伏行业的一道风景,并延续到今年。

爱康科技去年即宣布剥离部分光伏电站运营资产,逐步向轻资产化运营发展。顺风清洁能源前不久亦完成电站出售,央企中核集团接盘了其11个光伏项目。

而记者翻阅裁判文书发现,在向日葵陷入的两起与前员工的劳动争议中,向日葵方面的辩词对于公司自去年“5·31”光伏新政后遭遇的经营困顿有所描述。

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法院今年8月作出的(2019)浙0602民初3696号民事判决书显示,原告张峰诉被告浙江向日葵光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向日葵辩称,2018年5月31日发布的《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加快光伏发电补贴退坡,降低补贴强度,导致整个光伏行业产品需求萎缩,所有光伏企业也受到了沉重打击,公司不得不缩减产能,为了生产经营所需也不得不调整部门和人员设置。向日葵于2018年7月关闭了电池二车间,同时针对行业的大变革必须改变生产经营的重心和方向。

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法院9月作出的(2019)浙0602民初199号民事判决书中,就向日葵与另一前员工吕海峰劳动争议纠纷一案,向日葵亦称,2018年5月30日后光伏行业降低补贴给企业带来打击,公司不得不降低产能,调整部门和人员设置。

在大环境走低的同时,向日葵还曾遭另一光伏企业江苏振发新能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振发新能源”)拖欠货款。

记者自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年5月作出的(2019)浙06民终1108号民事判决书获悉,关于振发新能源与浙江向日葵光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振发新能源因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维持原判,即判决振发新能源支付给向日葵货款46171177.33元及相应违约金等。

振发新能源为振发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后者隶属于江苏振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振发集团”)。振发集团由莫一健和查正发两名自然人股东持有,查正发为法定代表人及执行董事。

振发集团主要从事太阳能光伏电站投资运营及模块能源集成业务,是国内领先的光伏发电终端应用企业,已在国内30几个省市自治区和海外地区开展业务,目前已并网、在建及储备项目累计装机量接近3000MW。

家族内部资产腾挪,转型医药左手倒右手收购曾被否

向日葵的此次股权转让背后系一次家族内部财产腾挪。

将上市公司的光伏资产转移至向日葵实控人吴建龙家人持有的向日葵投资同时,向日葵从向日葵投资买入的浙江贝得药业有限公司(下称“贝得药业”)今年置入了上市公司,且上市公司将进行资源倾斜,即实控人家族所有的医药资产注入了上市公司,并将原属上市公司的光伏资产剥离出上市公司,由实控人家族承接。

贝得药业据介绍主营业务为抗感染、抗高血压等药物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向日葵于2018年6月公布的最初方案是收购贝得药业100%股权,但该预案今年3月未获证监会通过。据《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项目审查一次反馈意见通知书》:贝得药业报告期内(2016到2018年1-6月)盈利水平呈下降趋势,分别实现净利润2792.76万元、2533.55万元和1507.86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2406.10万元、1588.00万元和1082.74万元。贝得药业2018年未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损益后归属于股东净利润2974.59万元。截至评估基准日2018年6月30日,贝得药业100%股权评估值为75100万元,增值率为161.38%,交易价格75000万元。按照交易价格测算,贝得药业2017年市盈率为31.64倍。

向日葵决定继续推进交易,并将交易标的变更为贝得药业60%股权。同时贝得药业原股东向日葵投资同意:后续将其所持贝得药业剩余40%股权质押给向日葵并完成质押登记,同时向日葵投资所持贝得药业剩余40%股权的表决权于承诺年度内全部委托给向日葵行使。

工商资料显示,贝得药业已于6月完成工商变更,且向日葵投资已于8月登记将所持贝得药业40%股权出质予向日葵。

向日葵在日前公告中表示,通过转让光伏资产,公司的主营业务将聚焦医药制造业,未来公司将利用上市公司平台优势,整合自身的管理经验、资本运作能力,把资金、人员等优先配置予贝得药业,全面提升贝得药业在医药制造领域的资源和技术积累,实现未来可持续发展。

据向日葵2019年半年报,贝得药业实现营业收入1.32亿元,净利润为1954.81万元,净利润相对去年上半年有所增加。

向日葵剥离光伏资产一览

向日葵已于今年10月退出了参股的另一家诸暨向日葵光伏发电有限公司。

向日葵另一全资子公司绍兴柯桥向日葵电力有限公司,据公告亦正在办理注销手续。

绍兴向日葵另一子公司浙江向日葵光伏设备有限公司,据公告称正在办理注销手续,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已于7月4日发布清算组备案信息。

今年11月6日,绍兴向日葵光伏发电有限公司已与绍兴中宏能源开发有限公司签署转让子公司浙江向日葵系统集成有限公司股权的转让协议,并于11月18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

12月3日,向日葵公告称,拟将全资子公司向日光电100%股权及聚辉新能源100%股权以现金方式转让给向日葵投资,向日葵投资由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吴建龙的配偶胡爱及儿子吴灵珂实际控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2020-08-14 15:14